<thead id="ztrrt"></thead>
<ins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ins><cite id="ztrrt"></cite>
<menuitem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menuitem>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menuitem id="ztrrt"></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ztrrt"><dl id="ztrrt"><address id="ztrrt"></address></dl></menuitem>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menuitem id="ztrrt"></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menuitem><var id="ztrrt"></var>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thead id="ztrrt"></thead></video></cite>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menuitem id="ztrrt"><ruby id="ztrrt"><listing id="ztrrt"></listing></ruby></menuitem>
深圳小產權房

在深圳租房不如買套小產權房

閱讀:10702發布時間:2018-08-31

  在現在的深圳,不僅房價不斷的上漲,就連房租也在持續上升,想要在深圳租房變得越來越難了。而正式因為房租的上升,使得不少人多咬緊牙關選擇了購買小產權房,從而不會在為租房而四處漂流。

 深圳租房

  有數據顯示,深圳如今有超過一半的外來人口居住在小產權房里。而7月底,深圳市場也有消息傳出,稱小產權房轉正有望。如果轉正消息落地,這無疑是給深圳購房者的一個重磅彩蛋,畢竟小產權房的價格比一般商品房的價格低很多,上車更容易。


  今天小編在這就跟大家分享幾個小產權房業主的故事,他們都是以什么樣的狀態下選擇購買小產權房的呢?


  1.網友“小五”是一位80后,2015年在清湖地鐵口附近買了一套兩居室的小產權房,面積為75平米。他們一次性付款76萬元,包括中介費。當然,中介就是開發商內部的人。當時,附近的商品房房價已經漲到了2萬-2.5萬元/平米。

  小五說,當時買這套房就是用來結婚的,房款是夫妻雙方家人共同出資。最初父母們的想法就是不想讓新婚的小年輕背負太重的買房月供,而租房又“居無定所”,所以幫他們選擇了一個社區規模較大的小產權房。

  小五在這里住了三年,感覺很舒服,生活也很便利,每天下樓遛娃,見到的也都是友好和善的鄰居。

  三年的時間,這套小產權房已經漲到1.8--2萬元/平米。現在她計劃用這個房款到深圳北站或紅山地鐵站附近買套三居室的商品房,一是為了給孩子爭取到更好的學校,二是不想一直提心吊膽,擔心這套房子被拆遷而拿不到補償。

  很多購買此類小產權房的購房者大多跟小五一樣的心態,手上沒錢或者資金不夠,但又有居住需求。購買后,好歹也算是有房一族,但又因為產權不明確,常常感覺心里發慌。


深圳租房


  2.和小五情況不同的是,來自潮汕的一名網友“小雅”,她購買小產權房就是為了投資,賺取租金。

  在很久之前,就有朋友告訴小編,說潮汕人很喜歡買小產權房,小雅恰好就是這類典型,她手上持有好幾套小產權房。

  她說,她爸爸的朋友就是建設小產權房的,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有好多套,看到別人買,她也跟著買。當然相比其他的投資者,小雅在小產權房的投資上,屬于絕對的跟風狀態,別人買她也買,別人賣她也賣。

  現在她手上的幾套小產權房都在出租。她說,小產權房因為租金比商品房便宜不少,因此很容易出租,每個月到手的租金完全夠一家老小的開支。她也曾因為臨時用錢,出售過幾套,感覺買小產權房的人也都想得比較明白,看重的就是價格便宜。因此只要售價比商品房便宜幾十萬,她的小產權房就會挺搶手。

  當問到她擔不擔心拆遷的問題時,她說自己不會特別擔憂。在她看來,目前深圳小產權房數量龐大,相關部門很難清理。而在交易的層面市場已經相對成熟的,買賣非常方便,且只要證件齊全,風險都是可控制的。

深圳租房


  3.與上面兩位不同,網友“夜華”的心情明顯沒那么輕松。

  幾年前,夜華曾在朋友的游說下買了一套華南城的小產權房。當時他們剛剛買了一套商品房三居室,接著又把剩余的積蓄投資到了小產權房。一年后,夜華又想給兩個女兒買學位房,不過因為資金有限,就選了一套商務公寓。

  2017年年底,夜華想賣掉小產權房在公寓附近換套大的學位房,這時才發現,短短幾年的時間,這個地方的學位房漲了近300萬,而自己的小產權房只賺了100多萬。這樣的對比讓夜華夫婦感到有點失落。

  夜華說,雖然現在租房成本也越來越高,但投資小產權房是目光短淺的一種表現。小產權房看的是眼前,看不了長遠和未來。

  夜華說,他的幾個朋友都買了小產權房,他們平時說起來都覺得小產權房轉正或者希望不大,但是一刀切地定為違法也不可行。畢竟小產權房的產生一部分是因為對產權界定的缺失導致的,另一部分是由于規劃建筑監管失控造成的,現在那么多建筑不可能全部都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