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ztrrt"></thead>
<ins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ins><cite id="ztrrt"></cite>
<menuitem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menuitem>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menuitem id="ztrrt"></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ztrrt"><dl id="ztrrt"><address id="ztrrt"></address></dl></menuitem>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menuitem id="ztrrt"></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menuitem><var id="ztrrt"></var>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thead id="ztrrt"></thead></video></cite>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menuitem id="ztrrt"><ruby id="ztrrt"><listing id="ztrrt"></listing></ruby></menuitem>
深圳小產權房

深圳租房的風險提醒!

閱讀:11064發布時間:2018-08-31

  近日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接到消費者投訴稱一個月租金上漲近25%。該消費者于2018年6月28日與自如友家簽訂租房合同,當時租金為每月1230元,服務費每月123元。當消費者在2018年8月9日提出轉租申請后,租金變成1530元,比6月上漲了300元,漲幅為24.4%。消費者要求調價,但是商家表示是系統定價,消費者申請調價要求被拒絕。


深圳租房


  ◆深圳租房 中介服務投訴激增,租金莫名其妙變貸款


  “深圳租房中介服務”是由中介服務機構對從市場上收集來的分散式房源進行改造和裝修,提供多樣化公共空間配置和標準化物業服務的出租型租房,以合租或整租的形式出租,租賃時間一般為一年及以上。該服務往往借助“租金貸”進行運營,并具有預付式消費的顯著特征。


  近期,深圳深圳租房相關投訴數量增長迅速。2016年1月1日至2018月8月24日深圳市消委會已收到有關深圳租房的投訴為292宗,其中2016年全年深圳租房投訴量僅為29宗;2017年深圳租房投訴量為101宗,同比增長248%;然而截止到今年8月24日深圳市消委會已收到投訴162宗,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305%。


  消費者投訴反映深圳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存在定金不能退、租金變貸款等方面問題,主要體現為消費者簽署定金協議后才發現需要貸款,拒簽租賃合同“定金不退”;在消費者不知情的情況下,“租金變貸款”等。


深圳租房


  消費者黃小姐投訴稱在蛋殼公寓交了500元定金,蛋殼公寓規定定金協議簽訂3天之內需要簽訂正式的租房合同。但是消費者在網上查詢發現交租方式是一押一租,實際上是以消費者的名義簽訂一年的貸款合同,相當于每月歸還貸款。蛋殼在與消費者簽訂定金協議之前完全沒有告知消費者,隱瞞了交租方式,消費者也未看過正式的合同,剝奪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定金協議上寫的對房屋租賃事宜協商一致不存在。現在消費者不想與該商家簽訂正式合同,商家表示定金不能退。


  消費者楊小姐投訴稱在蛋殼公寓租房,業務員以在某APP直接交房租為由讓消費者簽合同,實際上是蛋殼公寓和小額貸款公司合作讓消費者的租金變成貸款金額,使消費者與小額貸款公司簽訂貸款分期合同。到交租日期消費者在APP出現扣款失敗的問題,系統也不允許主動還款,導致消費者還款逾期,直接影響了消費者的信用記錄。


  ◆ 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凸顯四大風險


  針對消費者投訴反映的問題,深圳市消委會從2018年7月底開始,對深圳深圳租房行業開展了為期1個月的專項監督調查。通過神秘顧客體驗式調查,對深圳深圳租房行業進行暗訪,還原租客租房場景。調查發現深圳深圳租房行業存在四大風險:


  第一,房東財產受損風險


深圳租房


  一是霸王條款。蛋殼公寓和個人房東簽訂合同時,違約責任規定房東延遲交房15個工作日要承擔至少4個月租金損失的風險(包括賠償蛋殼兩個月租金、租客兩個月租金以及裝修配置損失費),而蛋殼違約導致的合同解除只賠償房東兩個月租金和租客一個月租金。二是收不到房租又收不回房。在深圳租房租貸業務中,深圳租房擁有的只是一個合同并不是所有權,一旦出現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非正常停止運營事件,作為善意第三方租客的利益要受到保護,房東面臨收不到房租又收不回房的風險。


  深圳消委會提醒,雖然短期的房租上漲帶來了高收益,房東也不能忽視其中的高風險,以及可能引發的長期空置風險。盡量避免受到某些不良機構的鼓動,快速推高房租,最終可能使得自身利益受損。


  第二,租客居無保障風險


  信用風險。少數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向租客隱瞞或誤導貸款問題,將貸款風險轉嫁給租客,租客個人征信可能受到損害。


  深圳市消委會接到消費者張小姐投訴稱2016年2月29日與自如友家簽約租房,并通過京東白條鏈接交納租金。后8月底因工作原因調回深圳,并于2016年9月與自如友家解除租約并完成相應手續,當時未有任何關于費用未結清的情況,且自如系統也顯示已結清,并退還消費者部分租房定金,且消費者也未收到來自于京東白條收款公司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任何提醒電話或者短信。消費者在2017年8月中旬因有事打印個人征信時才發現有29元逾期長達15個月的記錄,并與自如友家取得聯系,積極處理逾期欠費,并向其請求解決逾期記錄消除一事,至今未果。


  租金變貸款。在深圳市消委會神秘顧客暗訪調查過程中,蛋殼公寓業務員在確定暗訪員采用月付這一支付方式后,未告知月付需要分期,但在兩次暗訪中均未主動說明該分期是貸款,業務員在簽訂合同前均存在隱瞞和誤導的嫌疑。業務員只說類似于手機分期,在暗訪員一再追問后,其撥通主管電話,暗訪員對主管反復追問才明確回復是貸款。


  深圳市消委會查閱該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合同,發現存在合同正文對貸款無明確告知問題。該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在合同正文部分,對貸款事項均未提及。


  霸王條款。少數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在定金協議、合同解除條款和違約責任條款存在不對等,一旦發生糾紛,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難以得到保證。


  定金協議違規條款不對等,定金罰則只對租客不對中介


深圳租房


  在神秘顧客暗訪調查中,蛋殼公寓業務員現場會提供簽約需知,告知定金支付后不退,且未完成簽約的將造成定金作廢。市消委會分析該深圳租房定金協議后發現,定金協議存在違規條款,其中違約責任與《合同法》的規定相違背,租客與深圳租房的權責不對等。租客繳納定金后,如因自身責任不能簽署正式租房合同的,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將不予返還定金,即租客將承擔喪失定金的違約損失。而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不能按期交房給租客,只需將定金退還給租客,等于沒有承擔任何違約損失。明顯定金罰則只針對租客不針對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自身,對租客不公平。


  解除合同的條件不對等


  蛋殼公寓合同規定租客僅有2種情況下有權解除合同,而中介卻有15種情況下可以解除合同;深圳租房合同規定租客僅有2種情況下有權解除合同,而中介卻有8種情況下可以解除合同。例如中介延遲交房超過15日,租客可解除合同;但租客未按約定支付租金和其他費用超過7日的,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即可解除合同。雙方的解約條件明顯不對等,對租客一方不公平。


  房子沒得住還要還貸款。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的房東合同規定若中介非正常停止運營無法支付租金,房東可以解除合同。而租客合同則規定若中介非正常停止運營,租客可能住不上房還要繼續償還貸款,如果不繼續還貸,在銀行或者金融機構的信用評級就會降低,影響到個人信用。


  租不起房。圈地式收房行為,推動長深圳租房房租人為上漲,市場上私人房屋租賃價格也受到深圳租房的影響水漲船高,租房者租房成本增加,沒有辦法支付高額房租,越住越遠,越住越偏,生活水平下降,最后甚至租不起房,只能離開。


  三是金融風險。深圳租房的租房貸是一種隱性的預付式消費。少數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自行或與其他貸款機構合作使用租客信息簽署貸款合同,將貸款資金擴充為資金池,不斷進行租客和房東的資金和期限錯配。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沉淀的大量資金未被有效監管,比傳統的預付式消費更加具有隱蔽性和欺騙性。一旦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非正常停止運營,產生大量租客無法正常償還貸款情況,金融風險的出現將難以避免。


  四是社會風險。


  圈地式收房擾亂市場秩序。在中央倡導“租購并舉”之后,長租市場就成為一個被資本競相吹捧的風口。與此同時一些規模化租賃企業在資本的推波助瀾下不惜成本地搶占市場份額,競爭到一定程度,爭搶房源、哄抬價格就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常態。在資本推動下房租人為上漲,通過圈地式收房行為擾亂正常市場秩序和房地產業安全。


深圳租房


  消費糾紛大量產生。如果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非正常停止運營,租客將損失押金和預繳的租金,且房東未收到的租金損失將由房東本人或者租客承擔。同時,租客仍需繼續向貸款機構支付貸款本息。租客已支付租金而房東卻收不到租金,租客要求繼續租住而房東要求租客退房,雙方對是否繼續履行租賃合同極易產生糾紛。


  根據上述調查的結果,深圳市消委會相關負責人對深圳租房經營方提出了五點要求:


  一是不得哄抬租金搶占房源,不得利用金融杠桿,擾亂租賃市場,侵害消費者權益。


  二是不得以誤導性遺漏和“先交定金再看合同”等不良營商手法剝奪租客的知情權、選擇權、公平交易權等法律規定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三是必須整改霸王合同條款,不得以格式條款免除經營者義務、加重消費者責任、排除消費者權利。


  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必須整改違反《合同法》《擔保法》的定金協議條款;


  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應整改解約條件不對等的格式條款;


  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不得變相強制租客以貸款付房租;


  四是必須建立通暢的處理消費者投訴的機制,妥善處理好消費者投訴。


  五是不得將租客的房租和貸款挪作他用,不得在合同中隱藏試圖規避資金監管的條款,必須保障消費者的資金安全。


  深圳市消委會提出,企業任何形式的創新都不得以損害消費者利益為代價,都不得以向消費者轉嫁風險為前提。凡是發現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有以上侵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消費者可以向深圳市消委會投訴,消委會將對一切侵害消費者權益的深圳租房中介服務商問到底追到底。同時,消委會建議相關部門要針對深圳租房中介服務行業的新特點建立規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