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ztrrt"></thead>
<ins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ins><cite id="ztrrt"></cite>
<menuitem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menuitem>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menuitem id="ztrrt"></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ztrrt"><dl id="ztrrt"><address id="ztrrt"></address></dl></menuitem>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menuitem id="ztrrt"></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menuitem><var id="ztrrt"></var>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
<cite id="ztrrt"><video id="ztrrt"><thead id="ztrrt"></thead></video></cite>
<var id="ztrrt"><video id="ztrrt"></video></var><menuitem id="ztrrt"><ruby id="ztrrt"><listing id="ztrrt"></listing></ruby></menuitem>
深圳小產權房

深圳小產權房的最新政策,得到認可!

閱讀:8676發布時間:2018-08-16

  深圳小產權房為什么受到市場認可?


  小產權房在深圳直存在,深市政府多年以來一直進行打擊,但是小產權房卻一直發展到現在。據統計,深圳小產權房交易數額占深圳建筑的60%以上,這也是深圳市政府一直管理的難題,不可能全部拆了,當然更不可能拆一部分!


  畢竟,深圳是中國的的經濟城市體,正在一步一步向香港靠近,民生問題處理得挺不錯!經濟也一直保持在城市的前沿。


  深圳小產權房的特殊情況,我們發現,它并不具有向全國推廣的可能。一方面,深圳歷史上大面積小產權房的積壓使得當地政府必須正視這個問題;另一方面,深圳被選為物業稅試點城市,也讓政府看到了增加稅收的可能。


  同時很長時間以來,絕大多數深圳農民的生活已完全依賴于土地出讓、私房出租以及從集體土地開發中所獲得的紅利。這些面積巨大的“已建成區”雖有違《土地管理法》,卻已成既定事實,這是深圳市政府不得不認真面對的重大課題。


  當然,深圳小產權房問題不可能永遠擱置。小產權房的實質,是打破了國家對城市土地供應的壟斷。這一方面會對各個城市的“賣地財政”構成沖擊。另一方面也存在違反國土利用規劃,浪費國土資源的風險。這兩個核心,是解決小產權房問題的關鍵。


  目前,從2014年底開始,深圳小產權房基本已經停建了,政府已經加大打擊力度,到2017年,深圳已經沒有新建的小產權房了,在將來,之前的小產權房慢慢轉化成商品房,以后深圳沒有:“小產權房”這個詞了!


  那么小產權房之后的政策又會怎樣呢?


深圳小產權房


  日前,南方日報記者走訪龍華新區清湖與茜坑社區,聽取原村民對于“小產權房”轉正的種種聲音,不少受訪者對記者說出了上述看法。


  今年4月起,深圳開始落實《深圳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違法建筑的處理決定》(試點實施辦法)(下稱《實施辦法》)。所謂歷史遺留違法建筑,即深圳官方對村集體內部成員在所控制的土地上自行興建的各類用于出售或出租的房屋的專稱,其中就包含大量住宅,也就是俗稱的“小產權房”。這些住宅沒有國家發放的土地使用證和預售許可證,購房合同在國土房管局不予備案,因而不能合法流通,亦無法融資、抵押、貸款。


  根據《實施辦法》,深圳將在首批12個社區及一個街道率先試點,根據建筑實際持有人的不同情況,分類給予確認產權、沒收、拆除或臨時使用等不同處理辦法。其中,住宅類違法建筑將“適當照顧原村民和原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利益”,即部分屬于原村民的住房將確權后給予正式的入市資格。


  龍華新區清湖與茜坑幸運地入選本次納入首批試點社區之列。一南一北正好位于龍華新區管委會中心區兩翼的這兩座社區,參差交錯的工業廠房和大批村民自建私房,構成了社區的基本輪廓。和深圳原特區外諸多工業村一樣,企業、工廠和數萬名外來務工者支撐著二者的發展,富士康的部分廠區與宿舍即布局于清湖社區。


  前段時間,茜坑社區剛剛開過村民代表動員大會,而清湖社區則因為力抓“三防”,動員會因此延遲但記者在兩座試點社區走訪發現,早已從媒體報道中獲悉《實施辦法》梗概的原村民,對于最新的優惠政策卻并不太“感冒”,主要焦點集中于:對于房屋“轉正”后的年限顧慮;繳納罰款數額較大,期望政府能進一步“高抬貴手”;實施細節仍有待細化和明確,操作性不夠;也有原村民對記者直言,《實施辦法》未能充分考慮到原村民的實際情況,政策雖較之于以前有所讓步但仍欠缺吸引力。


深圳小產權房


  罰款之憂


  一棟樓罰款多達20萬元,數額大影響申報積極性


  在清湖與茜坑,作為原居民的社區工作站工作人員與記者談論最多的,是罰款。


  根據《實施辦法》,原村民所建符合“一戶一棟”原則的違法建筑,總建筑面積在480平方米以上需要繳納不同標準的罰款;違反“一戶一棟”原則所建違法建筑的多棟部分,多棟的第一棟按建筑面積每平方米處以100元罰款,多棟的第二棟按建筑面積每平方米處以200元罰款。


  清湖社區工作站資深工作人員阿軍告訴記者,清湖原村民的私房也就兩三百棟,基本都是一戶一棟,普遍都是七八層高,補差價至少也得4層樓,初步一估算每家都要掏個十萬八萬的,一年收租也就這點錢,現在一下子都掏出去了,許多村民不愿意。阿軍直言,此前,大寶安時代搞“兩規”,村民的私房超建部分只要補10塊錢(每平方米)的差價,大家都沒有去補,而如今罰款翻了幾番,但拿到手的綠本和“兩規”時代并無不同,依然不能抵押貸款。


  阿軍說,清湖還未開動員大會,《實施方法》工作站的人自己都還不夠清楚,但是之前媒體已經鋪天蓋地地報道過一陣子,他在村里發現,村民們對報道反應很平淡。“不管紅本還是綠本,拿證對居民沒啥吸引力。”阿軍說,除了罰款數額的顧慮,還有個原因在于,原村民中做生意的鳳毛麟角,大多是在打工,沒有抵押貸款的強烈需求,更何況,這么多年來不管是紅本還是綠本,有證還是無證,似乎并未影響到居民的生活,而之前,即便沒有紅本,只要村委給個證明,村民也一樣可以辦理抵押。


  記者采訪發現,清湖原村民不愿意私房“轉正”,這一點連茜坑村民們都知道,但說法卻有所不同。茜坑工作站工作人員張哥告訴記者,清湖村民的私房幾乎沒有低于10層的,大部分15層高,每層在180平方米左右。以每層180平方米計算,15層樓多達2700平方米,按照800平方米以上的部分按建筑面積每平方米處以100元罰款計算,這部分的罰款就在20萬元上下,這還是一戶一棟的罰款部分。而記者在清湖社區清湖老村走訪也發現,這里的農民私房擠擠挨挨,最低的都有12層。


  阿軍說,清湖作為試點讓他覺得很突然,其實政府官員來社區走訪了解的時候,社區并不樂意出頭,“個人覺得,民治和大浪的部分社區,比如弓村、大浪商業區等,發展比較快的,或者村委統建樓比較多的,更樂意試點”。他說,雖然并未正式下村子去摸底,但他和工作站的同事們通過氣,許多人沒有主動申報的熱情。


深圳小產權房


  年限顧慮


  宅基地上私房轉商品房可否放寬“年限”?


  在西坑社區工作站,圍繞私房申報轉正的問題,與記者攀談的老張和華姐觀點則截然不同。作為一名老黨員和村干部,老張直言,自己肯定會主動帶頭申報,因為自己名下也就一棟樓,還不到480平方米,“房子合法了當然更好”。


  華姐的家里也只有一棟四層小樓,但她明確表示,不會考慮申報轉正。華姐糾結的不是罰款的問題,而是房子轉為商品房后的年限問題。此前,媒體對于商品房產權年限70年滿后歸屬的熱炒,至今影響著人們的判斷,而原村民也不能例外。華姐擔心的是,如果拿到了紅本,70年后,這房子還是不是自己的?


  華姐的擔憂在清湖與茜坑的原住民中很有代表性。30多歲的阿進也這么說,我們的私房是建在祖祖輩輩傳給我們的宅基地上,轉為商品房后,就變成了70年產權,子孫后代又要去艱苦奮斗,這顯然是賠本的生意!


  老張與華姐爭辯,產權年限70年并不意味著之后房子就會易手,但華姐的回應立即讓老張語塞:我不去申報,這房子土地永遠是我的,我申報了,它可能是也可能就不是我的了,政策一變誰說得準呢?你愿意去擔這個風險嗎?


  清湖社區的阿軍直言,原村民的私房是建在宅基地上,這與普通商品房不同,因此,如果年限問題不給個合適的說法,會給原村民申報的積極性帶來很大影響。


  除了產權年限的顧慮,阿軍還提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房產分割。阿軍說,他們這一代人基本都是好幾個兄弟姐妹,大家集資建起一棟樓,如果辦理了紅本,一棟樓也就一個證,兄弟幾個該怎么分呢?“如果能夠像商品房一樣,一套間或者一個樓層去辦理一個證也好分配啊”。


  深圳小產權房


  缺乏明細,最好是因地制宜


  實施方法還不夠細致,操作性不足,也將影響試點效果,這是茜坑社區工作站老員工冬哥的看法。


  冬哥介紹,茜坑社區原村民的自建房不過900多棟,而外地人建起的樓房多達1700余棟,整個社區本地人口2000多人,外來人口多達五六萬人,社區名下9個小型股份公司僅有一兩個蓋有小產權房。


  根據實施方案,原村民辦理紅本與綠本均涉及補繳地價,違反“一戶一棟”原則所建違法建筑的多棟部分,多棟的第一棟按現行公告基準地價的25%補繳地價,多棟的第二棟按現行公告基準地價的25%補繳地價;原村民符合“一戶一棟”原則的住宅類歷史遺留違法建筑在480平方米以內的部分,按照申請轉為商品性質時的公告基準地價的10%補繳地價。


  但地價如何界定,方案并未細說,而這正是原村民們比較在乎的地方。